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
首页 > 信息服务 > 行业评论
垃圾处理——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
时间:2012年12月24日作者:测试2

垃圾处理——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

《北京工程咨询》特约评论员

垃圾——一个古老而又常说常新的话题,它与生物世界的发展进程相伴随。而据考证,在古老漫长的岁月里,人类以及其他生物产生的废物基本上是就地处理和降解,甚至循环使用,基本没有造成滞留和污染。

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人类自身产生的垃圾的种类变得复杂了,尤其是以塑料制品为代表的极难降解的材料的出现,使得垃圾处理越来越成为一个难题。这个问题不仅考验着人们的生活习惯,更是对城市规划的严峻挑战。

最近听到这样的报道:中国的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和过去10年两位数的经济年增长率使得垃圾处理成为中国城市规划者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每年垃圾总量已超过3亿吨,是世界上最多的国家,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拥有2000万常住人口的北京每天产生2.3万吨垃圾。由于收入增多和生活水准提高,中国产生垃圾的速度是过去几十年人口增长速度的两倍。政府的统计数字显示,2005年至2010年,北京每天收集3900吨垃圾,这一数字大大超过其垃圾处理能力。

仅举一例,在北京,像郊区一些被遗忘的角落多年来已成为非法倾倒垃圾的场所。这些非法的垃圾场最终激起了媒体的强烈抗议,2010年政府启动了一项投入资金达100亿元的清理运动,旨在清除非法垃圾填埋场和修建新的垃圾处理设施。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说,尽管北京已填埋了很多垃圾堆,但中国垃圾问题最尖锐的地方是农村。徐海云说:“城市以外的大片地区仍缺少垃圾收集系统。随着时间的推移,垃圾带来的环境问题只会日益严重。”

面对这种情况,大城市越来越倾向于采用焚烧法处理垃圾,预计中国将在未来3年修建大约90座能过通过焚烧垃圾产生热能的新垃圾焚烧厂。一些城市还在为技术革新投入大量资金。这些新技术将提高垃圾填埋场的经济效益,比如通过燃烧填埋场废气来发电,而这些电力可以卖给电网。卡万塔能源公司财务总监桑吉瓦 哈特里说:“从政策的角度而言,中国很了不起。他们以发展可再生能源为目标,并为转化成能源的垃圾数量制定目标,而且用垃圾发电还可以获得补贴。

不过,学术界告诫说,最佳的长远解决办法还是减少城市垃圾的总量。清华大学教授、垃圾处理专家聂永丰说:“要解决城市垃圾问题,必须考虑减少垃圾、循环利用和有效管理等所有问题。不能仅靠把重点放在垃圾处理上。”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城市规划与垃圾处理之间的关系,不可否认的是垃圾的出现和数量的急剧增加都市的城市开始不堪重负,但是人们的观念的改变是需要时间的,这种误差之间过于漫长是不是能给人们足够的喘息时间。

记得去年德国联邦工程师协会来北京考察时,他们对于北京城市的整洁和秩序感到了惊讶,并且向我们提出了相关的问题。我们告诉他们这与我们中国家庭的节约意识有关系,因为很多并不富裕的中国家庭,可能对于一些可回收利用的东西不会轻易丢弃,而是归类出卖来换取一定的收益。同时中国的限塑令对于不可降解材料的使用也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现在很多主妇去采购的时候会自带布袋而不会使用超市有偿提供的塑料购物袋。

当然我们对垃圾处理的问题也没有做过于严重的估计,因为我们发现了焚烧和资源再利用的很多有利的因素,相信这些能带给垃圾处理以曙光。但正像有些专家指出的那样,垃圾处理和市民生活品格的养成和不断进步也是密切相关的,全民族的环境意识的增强对于垃圾处理的意义十分重大,特别是对于不该丢弃的垃圾数量的减少和节约意识的发扬至关重要。

最值得一提的是,城市规划的层面对于垃圾处理的重视正在发生令人欣慰的改变,我们看到了希望。北京正在努力建设亚洲最大的垃圾焚烧设备,以实现垃圾的无害化处理的资源的循环利用,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也反映出城市规划和垃圾处理之间的良性互动,这恰恰反映出一种理念的更新。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北京将会看到更蓝的天、更清洁的水,同时远离油污、气味、杂乱和难以忍受的灰尘,城市将更加宜居。

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
北京市工程咨询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案号 10045575 号
电话:010-66423700、66410323、66415055
地址:北京市复兴门南大街甲二号天银大厦A西座二层2-13室 邮编:10003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62号